切实落实十七大精神,促进医药改革的五条建议

来源:    日期:2011-03-07

真正落实十七大精神  正确促进医药卫生改革的五条建议

  2011年是“十二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也是完成医药卫生体制五项重点改革三年任务的攻坚之年。然而,自2009年至今,在医改推进过程中,很多与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相关的配套政策和具体做法,或存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或存在严重脱离实际,或与中央精神相矛盾、实际上无法操作,或操作结果有悖改革初衷甚至回归传统计划经济体制的做法,没有遵循十七大报告提出的“不断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机制,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的改革方向,违背十七大报告提出的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必须贯彻“政事分开、管办分开、医药分开、营利性和非营利性分开”的基本精神。

  毋容置疑,是否切实贯彻落实十七大精神,是新医改成败的关键。为此,我们特提出如下五条建议。

  一、切实推进管办分开。管办分开是新医改成功的关键。

  管办不分开,医改不可能成功。中央政府应该明确指出,管办分开的正确含义是将对医疗卫生的行业监管职能和公立医疗机构的政府举办职能分开,分别由没有隶属关系的不同政府部门行使,以保证相关政府部门能够客观、公正、中立地行使行业监管职能。

  目前的卫生行政部门专司医疗卫生行业监管职能,公立医疗机构的举办和人财物管理职能交由和卫生行政部门没有隶属关系的其他政府部门,是“管办分开”的真实含义。那种将行使公立医疗机构举办和人财物管理职能的“医管局”放在卫生行政部门内部的做法绝非真正意义上的“管办分开”,而是假借“管办分开”之名行拒绝“管办分开”之实。这种弄虚作假的“管办分开”会彻底葬送新医改。

  新医改方案明确提出“积极探索政事分开、管办分开的多种实现形式”。成都市将行使公立医疗机构举办和人财物管理职能的医管局和行使医疗行业监管职能的卫生局分离的做法是积极探索“管办分开”实现形式的一条有效途径;宿迁市将所有公立医疗机构民营化从而使得卫生局事实上不再拥有医疗机构举办和人财物管理职能的做法是积极探索“管办分开”实现形式的另一条有效路径,神木县只保留一家公立医院,大力发展民营医疗机构,形成充分竞争的医疗服务市场格局的做法也是积极探索“管办分开”实现形式的一条有效路径,高州市实施公立医院“去行政化”改革,赋予公立医院充分的人财物和分配经营自主权,同样还是积极探索“管办分开”实现形式的一条有效路径。相关中央政府部门尤其是卫生行政部门应该认真学习三十年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功的根本经验,充分尊重地方政府的首创精神,不应该利用行政权力干扰甚至阻挠各地在“管办分开”方面的积极探索。二、大力推广广东高州公立医院改革的成功经验。积极推进公立医院“去行政化”改革,赋予公立医院充分的人财物和经营分配自主权,真正落实公立医院独立法人地位。

  医改方案明确提出“落实公立医院独立法人地位”。然而时至今日,公立医院改革仍然停留在原地打转,十六个试点城市均无实质性进展。有些地方甚至名为改革实为开历史倒车,错误地把公立医院“改革”理解为单纯的增加“国家投入”,“财政拨款,建机构、养医生”,“不增加财政投入就无法推进改革”,这种做法最终的结果是“绑架”国家财政,倒退回国有事业单位平均主义大锅饭体制,不仅无助于缓解人民群众看病贵问题,还会进一步加剧人民群众的看病难困境。而高州医院的成功经验表明:公立医院究竟能不能改革,改革之后有没有成效,同“政府补偿”的多少没有什么联系,公立医院改革成败的关键是能否真正落实十七大提出的“政事分开、管办分开”原则,能否切实推行公立医院去行政化改革,能否给予公立医院充分的人财物自主权、收入分配自主权和经营自主权。能否让公立医院切实获得独立法人地位。“高州模式”的经验告诉我们,推进去行政化,给公立医院更多的自主权,就能还患者更多的满意,就能切实缓解人民群众的看病难和看病贵困境。坚持去行政化的原则,公立医院的改革就能大踏步前进;阻碍去行政化的实现,公立医院改革必然会举步维艰。

  鉴于公立医院改革是本轮新医改成败之根本,我们不得不大声疾呼:谁在继续反对管办分开和去行政化,谁就在有意阻挠新医改!把增加政府直接投入作为公立医院改革的前提条件,将使医改再次“基本不成功”。为此,我们特建议,在全国大力推广高州公立医院改革的经验。

  三、积极促进非公立医疗卫生机构发展,尽快落实社会资本进入医疗行业的具体政策,加快推进多元办医格局的形成。准确把握并大力推广陕西神木医改成功的根本经验。

  医改方案明确提出“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发展医疗卫生事业。” 然而,医改已经进入到攻坚的第三年了,社会资本进入医疗领域仍然没有实质性进展。公立医院在医疗服务供给和药品零售方面的行政垄断地位没有丝毫削弱。人民群众的看病难,看病贵困境并没有得到有效缓解。社会资本之所以不能大规模进入医疗行业,根源于卫生行政部门设立的高行政壁垒,卫生部门之所以高设行政壁垒,则根源于“管办不分”体制。由于管办不分,作为行业监管者的卫生行政部门拒绝客观中立地行使行业监管职能,而是利用这种行政监管权力设置行政壁垒,有意阻碍社会资本进入医疗行业,构筑并维护公立医疗机构的行政垄断地位。目前占中国医疗资源总量85%以上的公立医院如果仍是福利性的“公共品”,由国家“供养”,中国医疗市场就会没有活力,公立医院就会丧失竞争力和创新精神,医改的推进就不会顺利。

  陕西神木为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医改中吃透了“积极促进非公立医疗机构发展,形成投资主体多元化,投资方式多样化的办医体制”的医改方案精神,形成市场化为主导的医疗服务市场,轻松跳过了中国医改总绕不过去的大难题,那就是公立医疗机构垄断医疗服务市场的痼疾,以及其“管办不分”的体制弊端。神木在落实全民医保政策时,医保部门的选择权就大得多,地位也超然得多,医保资格的给予和取消的约束力也就有效得多。从而也为神木实施顺利“全面医保”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