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制药业研发现状

来源:    日期:2009-03-24

  形势严峻虽然制药公司对于金融风暴已做好了准备,但持续缺乏新药上市的境况将成为未来创新的绊脚石—Michael D.Christel 目前的信贷危机对资金充足的制药业所造成的影响不如其他行业那么严重,但药品研发业务却遭到了冲击。然而,正当制药公司被迫重组以及缩减研发投入的时候,对于大型制药公司,安全度过华尔街金融危机或许是最不受关注的。

  实际情况是,制药公司在药品研发中投入了大量资金,但却没有得到预期的结果。上市新药越来越少,一些产品线则处于废置状态,未来发展机遇受阻。根据标准普尔公司(Standard & Poor) (standardandpoors.com)分析师的统计,2004~2007年,美国药品调查研究与制造商永利国际(PhRMA)成员企业的研发支出增长了20%,但同时期美国FDA批准的新分子实体与新生物制品却从36个降至18个。标准普尔公司表示虽然在以往10年的初期阶段药品研发技术平台取得了重大进展,比如合理的药物设计与基因组学的发展,但仍然出现了研发损耗现象。

  除了与仿制药之间竞争的加剧、药品专利到期以及获批药品减少这些挑战之外,大型制药公司所面临的另一个主要障碍是复苏其后期药品稀缺的研发产品线。制药企业已经开始积极反思自身的发展策略以应对这些挑战。对于生物制药研发而言,其发展策略就是抓住目前金融危机所创造出的新机遇。大型制药公司,通常其资金的筹集对低息信贷的依赖性相对较小,因此,在决策方面比那些依赖性大的企业更具优势,其中包括大部分生物技术企业。 “大型制药企业能经受信贷危机的冲击,得益于其实力雄厚、资产负债中流动资产充足以及对长期债券市场的依赖性相对较低”。德勤咨询公司(Deloitte Consulting LLP) (deloitte.com)生命科学实践部主管Tern Coopet博士说。“然而,需要现款的小型生物技术公司将受到目前集资困难的负面影响,他们可能降低研发支出和/或寻求被收购…,但这不会为大型制药企业提供良机—通过收购资产或是开始以风险投资方式运作以低成本扩充其病态研发产品线。”

  Cooper博士称目前的信贷危机将大幅度提高收购量以及大型制药公司与小型生物技术公司之间的合作。Global Insight (globalinsight.com)的一项报告指出,制药企业所采取的其他核心战略包括缩小所关注的治疗领域范围、加强内部研发能力、药物-开发资源的外包以及将“无市场利润的”药品从产品线中撤除。

  研发投入热潮虽然经济环境恶劣,而且多个大型制药公司缩小了其企业规模,但药品与疫苗研发方面的投资却维持稳定。根据PhRMA与Burrill & Co.的分析,2007年,美国制药与生物技术公司在研发方面的投入高达588亿美元—与2006年相比,增加了近30亿美元。该报告指出虽然研发投入的增长率相比与往年有所减慢,但研究经费在销售额中的构成比例仍然很高。根据此项分析,在过去的7年中,美国制药企业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始终约占销售额的18%。PhRMA称目前在美国约有2700多个药物处于开发阶段,涉及近4600项不同的适应症,而在5年前,仅有2000个左右。“药品研发的创新性是制药业的命脉” Charles River Laboratories (criver.com)全球高级副总裁Stephanie Wells说。“在对新疗法的需求不断上升以及重视药品-经济效应的情况下,制药公司与生物技术企业对‘me-too’药物的关注正在减退,转而专注于糖尿病、肿瘤、诸如阿尔茨海默症的中枢神经系统这些困难性更大的领域。”

  制药与生物技术行业仍是全球研发投入最多的行业之一,仅列于计算机与电子行业之后。根据Booz & Co.(booz.com) “全球创新1000强”(Global Innovation 1000)研究报告,在医疗保健行业中,约30%的研发费用于产品研究,70%则用于产品开发,其中包括2/3的费用用于新兴市场--以良好的成本效益招募临床试验参与者。该研究称:新兴市场中,药品研究的萌发较慢;2007年,全球约95%的研发费用都流向了美国、欧洲与日本的新药开发。该报告着重指出:虽然印度与中国在药品研发方面仍不成气候,但却成长迅速,在2007年,两者的绝对研发支出提高了22%。

  根据Booz & Co.的评估,2007年制药业研发费用支出最多的前5名公司为辉瑞(pfizer.com)、强生(jnj.com),罗氏(roche.com)、葛兰素史克(gsk.com)与诺华(novartis.com)。情况将继续维持吗?

  研发投资对于生物制药业仍至关重要,但越发恶劣的商业氛围迫使制药企业缩减投入。创新能否为药企带来长期稳定的利益,其不确定性也正在变大。使情况更为糟糕的是许多大型制药企业裁员、缩减规模的势头不减。2008年10月,默克公司(merck.com)宣布计划到2011年底之前在全公司范围内削减约7200个岗位,包括裁减6800名现有职工以及取消400个空缺职位的招聘,在裁减的人力中,美国占40%。同样在10月份,诺华表示计划在美国地区裁员1260名以及重组管理层,其原因是药品销售迟滞。

  最近百时美施贵宝公司(bms.com)宣布计划到2010年前再次裁员10%,到2008年年底削减其中的800个职位,包括科研人员。 诸如辉瑞、惠氏(wyeth.com)等制药公司已采取战略性措施以巩固其药品研发,将更多资源转入到经济获益性更高的项目中。9月下旬,辉瑞高层决定放弃心脏病领域的早期研发工作(辉瑞凭借着阿托伐他汀(atorvastatin,Lipitor)与苯磺酸氨氯地平(amlodipine besylate,Norvasc)在该治疗领域的市场上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辉瑞还终止了肥胖、贫血与骨密度方面的研究项目。

  辉瑞新的研发重点将集中在诸如肿瘤、疼痛、炎症、糖尿病、阿尔茨海默症与神经分裂症这些疾病上。在10月份,惠氏取消了包括女性健康在内的8个治疗领域的研发活动,将其研发重点缩减为以下6个领域—肿瘤、炎症、神经学、疫苗、代谢病以及骨骼与肌肉病。惠氏锁定的疾病数目将从55种降至27种。

  虽然在制药行业中掀起了的“瘦身”浪潮,但Ernst & Young (ey.com)的一项全球性调查显示对药企而言最重要的战略措施并不是削减成本。根据Ernst & Young年度药业报告Progressions(对15个跨国药企的高级行政主管进行了调查),药企正在探索更具战略性的、持续性的方法以建立长久的成本优势。该调查发现主管人员的目标是降低对那些忽略或危害长期发展计划的成本削减举措的依赖性。参与调查的主管人员中,只有40%的人认为优化成本是最为重要的措施。相反,药业高层正不断寻求转变营运模式以推动创新的新方法,以及更好地证明其产品价值的新方法。Ernst  & Young发现:66%的受访者认为使药品研发工作重新恢复活力是他们公司最为重要的战略性措施,40%的受访者则将扩张进入新市场以及加强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模式列为主要关注领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