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疗体制改革和药品市场

来源:    日期:2010-04-30

  今年的“两会”重点是经济结构性调整、转型和关注民生,包括住房、医疗、教育等。幸运的是关于药价虚高的声音并不响亮,取代的是卫生部部长陈竺称药价已经有了大幅度的下降,言外之意,药价再下降的空间其实是有限的,这可以避免药品一降价就从货架消失,或者改头换面变相提高药价,让制药企业有合理的利润空间进行再生产。

  在世界经济危机时期,作为一个非周期性的行业,医药行业的表现是很出色的,虽然出口的增长不高,但是医药行业整体增长超过23%,利润增长超过26%,这也说明医药行业在危机到来时,已经开始调整产业结构,在今年的1季度,随着“两会”的东风,医药行业取得了更好的成绩,估计工业总产值的增长接近30%,利润的增长接近40%,出口也开始回暖。化学原料药的工业总产值的增长估计可以超过35%,利润的增长可能超过60%。这从某一个侧面可以预见我国的CPI和PPI的上升趋势。

  我国的医药行业在2010年一开春就有三大利好消息:1、两会关注民生将有更多的国民参加医疗保险,对药品的需要,特别是对普药和价格比较低的仿制药会大幅度增加;而中国本身的人口庞大和快速老龄化趋势,老年疾病低龄化,生活水平提高面临的生活习惯疾病,工作压力等导致的精神疾病等都需要提供更多更好的药品和其他医疗手段,国家已经明确将增加在医疗方面的投入,先期承诺的8500亿元已经在发挥作用;2、美国通过了奥巴马的医疗改革方案,尽管仍然有5%的人没有列入医疗保险范围,但是,增加的3400万人在药品方面的需求对于仿制药市场是个好消息,这会使美国的仿制药市场份额从2009年的74%再增加3-5%,这对于原料药生产国中国和印度都是好消息,而对于印度的制剂企业更是好消息,中国的制药企业也可以趁这个机会进行制剂出口的试水。最近,笔者查了2008-2009年美国FDA批准的ANDA名单,其中不泛很多印度的制药企业,但是,没有发现中国制药企业的身影。不过,笔者觉得这不是很大的问题,到底制剂的出口不是容易的事情,可以慢慢来,到底中国的市场本身就很大,况且我们不是当年,不缺外汇。制剂出口关键是市场的问题,印度已经经历了十多年的磨练,所以在制剂走出去的时候是不是应该首先问一问,能够承受时间和金钱的煎熬吗?3、世界经济已经明确走出低谷,根据世界银行的估计中国GDP在2010年的增长将达到9.5%,而国际货币组织估计会达到10%。

  然而在《关于进一步加快医药行业结构调整 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的讨论会上,专家和领导在对于医药行业的发展感到欣慰的同时,也有一连串的忧虑,如认为我国医药产业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如企业多、小、散、乱,产业集中度低;研发投入不足,创新能力弱,高技术产品比重低,持续发展后劲不足;低水平重复未得到有效抑制,无序恶性竞争加剧;质量管理体系与国际通行标准尚有明显差距,药品质量、安全得不到充分保障;化学原料药领域环保问题突出,治理措施不力;国内市场秩序混乱,优胜劣汰、公平有序的市场秩序尚未形成;医药出口以低附加值产品为主,国际市场竞争力不强等等。

  有人在发展没有方向的时候,关心生物医药是否能够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如同10年前,世界将生物技术,包括基因技术等作为高新技术,而上一次的经济危机正是因为这些所谓新技术的梦的破灭制造的。

  中国的产业技术发展缓慢的原因是缺乏大师,而目前的教育和科研现状是不可能出大师的。新药的产生除了需要金钱、时间和大师,还需要内需的市场。目前中国的西药市场仅为GDP的1.5%,和世界的水平一致,很小的内需市场,特别是更小的原创药市场是不可能出高端的产品的。跨国制药企业在中国的研发投入仅为全球投入的0.2%;美国研究开发型制药企业永利国际成员企业在中国的销售不到30亿美元。从这些数据可以判断,我们需要做的事很多,我们在生产方面很有能力,但是,在科学方面差得很远。我们可以做的是学习、学习、再学习。在他们的肩上前进。过去这样做的企业已经取的了很好的效益,如浙江和江苏的一些企业,一些外向型的CRO和CMO小型企业。

  中国正在组建一批大型企业,如以上海实业为主的新上药,新华润等,大了是否就好很难说,俗话说大有大的难处,其实现在钱已经不是问题,而人才、管理,包括质量、环境、社会责任等是需要关注的大课题。仿制药的有效性、安全性、等效性是需要特别关注的,最近出现的疫苗问题其实是管理的问题,监督也是管理。

  总之,短期内,至少10年,我们仍然只能学习而无法超越,我们只能跟而无法创。到有一天,外国企业要和你讨论技术转让,产品转让时,才表明我们的科研有了起色。笔者之所以讲10年,而不是更长时间,还是怕有人说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30年前就有外国朋友说中国其实什么事都能干成,因为集一国之力,有什么做不成?我们已经做成了很多的事情,但是在医药行业应该承认仍然在跟的阶段。欧美不断在提出新的指南和标准,而我们只能跟。

  政策无疑是推动企业发展的重要环节,老生常谈的是要改变“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高排放;低产出、低效益、低集中度、低科技含量” 粗放的经营模式。

  仿制仍然是我们的主要方向,技术进步是我们可以做的事情,工信部提出的“提前部署一批疗效好、市场需求大、技术复杂程度高的专利即将到期药物及其特色原料药的研发和产业化”,“加强名医名方开发及名优中成药(包括民族药)产品的二次开发,加快传统医药产品的现代化研发及产业化”,“解决一批制约我国医药产业向高技术、高附加值下游深加工产品领域延伸发展的关键性工艺技术,以及绿色清洁生产、污染治理、循环经济等共性技术。在医药行业实施和推广一批节能环保技术”等建议是现在就可以实施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