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药行业是暴利行业吗?

来源:    日期:2009-08-14

  最近,虽然政府和专家都认为世界经济尚没有走出低谷,金融风暴仍然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美国的金融危机已经影响到实体经济,下降幅度达到几乎9%以上。但是,有有些数据仍然令人寻味。上半年中国的消费增长在13%以上,1-5月份,医疗开支增加超过40%。同时,由于对于药品价格一直有很大的发起意见,所以国家发改委正在对目录中的药品进行成本调查,未来将制定统一指导价,价格将有升有降而非以前传言的大砍两成。 据卫生部政策法规司司长刘新明介绍,目录中药品具体数量仍未最终确定。但较之征求意见稿,最终版本里中成药将有所减少,目录可能有400多种药品。业内人士表示,药品一旦进入目录,就将会拥有全国广阔的药品市场。 随着目录公布的临近,国家发改委已经向企业发出药品价格调查表,对基本药物和重点药品的出厂价和市场价进行调查。 据悉,对目录中药品的定价,发改委仍按照专利药、原研药、首仿药和仿制药的划分,实行分级定价,拉开价差,鼓励企业创新,遏制恶性竞争,并促使企业优胜劣汰。在定价上将有升有降,而不是像以前所传言的所有进目录的药品都将遭价格大砍15%到20%。

  广州一药厂负责人表示“一味降价会使得一些企业因没有利润而不愿生产某些临床上很需要的药品,对一些利润已经很低的药品进行适当提价将有利于医药产业的健康发展。”

  另有声音称制药行业是暴利行业之一,据说还有榜单,在其中以2008年上市公司的毛利润率为指标。主办方坦言,2008年最暴利公司是根据毛利率--即通过计算上市公司的(主营收入-主营成本)/主营收入--计算得来。“一般来说,毛利率越高的公司意味着公司越容易获得暴利。”

  在这种计算方式下,双鹭药业无疑是医药上市公司中最暴利的公司--以毛利润率86.3%荣登排行榜第4名;恒瑞医药以毛利润率83.25%排名第7;紫鑫药业和益佰制药分别以毛利润率76.13%和75.68%位列排行榜第15名和第16名;中汇医药则以74.74%毛利润率排名第18。

  “单一指标实际上很难反映企业真实情况。榜单的制作方只看到医药上市公司的毛利润,却忽视了企业的费用率。”中信建投行业分析师周鸣杰认为。就拿煤炭行业来说,企业的毛利润率可能只有30%,但其营销费用可以忽略不计;而医药行业的平均费用率却在50%左右。

  以恒瑞医药为例,2008年销售管理费用降低,给企业年报增加了不少亮色。但是资料显示,2008年四季度该公司销售管理费用在销售额中的占比依然高达56.6%,而2008年三季度和2007年四季度该比例分别为63.1%和72.1%。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行业分析师也持这种观点。他认为,对于医药上市公司来说,纯利润率的高低跟企业销售模式直接相关。“有的公司是自己建立销售队伍,上市公司在计算销售主营收入时,是以最终医院价格来进行核算的;而那些通过代理公司销售产品的公司则是以给代理公司的底价进行计算。我们都知道,所谓底价,往往是市场零售价的20扣甚至更低,所以有销售队伍的上市公司毛利润率相对较高,这其中就包含了大量的营销费用。”

  “再说,几家企业的毛利润率高,并不能代表整个行业。”该分析人士称,“我个人认为,要考量一个行业是否是暴利行业,至少要看两个指标:一是整个行业平均毛利润率;二是要看这个行业上市公司的投资回报率。如果某家公司毛利润率高达95%,投资了1亿元,产出才几百万,那么这样的公司肯定不能算是暴利公司。”

  看了这段报道,笔者十分疑惑,虽然笔者不知道这些数据如何计算出来的,但是可以看一下国外企业的财务报表,可以做一些比较。

  辉瑞制药公司2008年全年收入达到482.96亿美元,纯利润81.04亿美元,纯利润率16.8%,不属于很差的企业。研究开发费79.45亿美圆,,占收入的16.5%。生产成本占16.8%,销售和管理成本占30.1%,收购和建设相关支出占5.5%。在生产成本中,人员成本超过50%。销售和管理成本中人员的成本可能更高。

  日本最大的制药企业日本武田制药公司2008年销售收入达到1.37.万亿日圆,纯利润尽管大幅度下降,达到了3555亿日圆,为收入的25.85%;其中生产成本占销售收入的20.3%;销售和管理成本占49%;研究开发费占20%;毛利率30.8%;所得税率15.9%。

  这些公开发表的数据和中国制药企业如此高的毛利率比较,中国企业计算的基础可能就不符合会计准则。因为如果这些数据可靠,世界上何必要有研究开发型的企业,大家都去做仿制药,或者其他的什么药了。

  从海外企业的情况看,生产占的是很低的比例,原辅料占的比例更低。中国的人工成本尽管很低,但是,一般而言,也要占销售的10%,不知道笔者的分析对不对。如果仅仅算生产成本,销售减去生产成本应该有70-80%的毛利润率。所以笔者实在不懂这种计算方法。

  作为出口型的原料药生产企业,利润重要或者主要的来源是13%的退税。而供应链的赢利大头可能在海外贸易商的手中,市场的开发是产业发展的关键,这方面我们不但落后于发达国家,可能也落后于印度等新兴国家,走出去是有风险,但是不走出去又如何开发市场呢。

  制药行业是高投入(主要是研究开发的投入),高风险(研究开发的成功率很低),高回报(如果有好的品种和好的营销)的行业。是投资者一直看好的行业,特别在经济不景气的时期。当前的医药行业正好处于缺乏新产品的瓶颈期,从而给中国和印度等国家创造了机会。我们在做的是人家不愿意做的,而不是我们在做人家不能做的。清醒着并努力着,是我们要做的。

  如果以中国的制药行业为暴利行业,将影响中国制药企业的健康发展,其实因为其利润问题,我们在法规,如GMP和环境保护等上面是有缺陷的。很多企业和地方政府都承认这一点。所以合理的利润是让企业健康和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而且,以这为基础将影响政府部门的正确决策。其实,真正应该关心的是在药品流通中的问题。今年开始,包括卫生部都开始重视这个问题,应该是很好的迹象,当然,很多利益集团的关系不是那么好处理的。只有慢慢的来。全世界都有同样的问题。美国最近又增加了3130亿美圆,进行医疗体制改革,试图将高达2万亿美圆的医疗费用控制起来。医疗体制改革是全世界的难题,而且是一个很长的历程。

  由于20世纪后半叶新药的研究开发取得了极大的成绩,大量新药的上市,使大部分的疾病都有了很好的治疗手段,特别在胃药,降脂药,高血压治疗药,抗忧郁药,抗感染药等方面,从而挽救了大量的生命,提高了病人的生活质量,延长了人类的寿命。但是21世纪以来,新产品的研究开发成为了大型制药企业发展的瓶颈,批准的新产品从年超过50个下降到不满20个,所以生物产品成为了产品开发的主流,适应症主要是难治的癌症,类风湿性关节炎,糖尿病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