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思考

来源:    日期:2011-09-20

  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目的是 为了消除医药卫生制度中存在的诸多弊端而实现全体国民病有所医,所谓病有所医的概念应该是看得起病,看得了病,很明显我们现在没能解决这些问题并实现其目的。

  事实上,这些年,我们没能消除医药卫生制度中存在的弊端,反而是更加的严重,我们理解为这些弊端的解决要依靠制度建设而不是行政手段,因为它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靠主观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式显然是无法实现的,一定要用制度去运行它。而现行的改革方式让人们非常的失望,它不是从制度性的建设上去下功夫,而是靠不断的行政文件,行政力量去调整,把整个改革搞成了一锅粥而上下混乱,处处被动。究其原因是我们的各部门各自为政.缺乏调查研究,缺乏实事求是的态度,缺乏清晰的改革目标与标准,缺乏客观,科学的评价体系所致,现行的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方向是对的,但方法是错的,因此,注定改革的失败是必然的。

  我们的改革必须跳出现有的思维框架,认真搞清医药卫生制度中存在的弊端,注重调查研究,走出公益与市场,政府主导与市场主导的认识误区,这个认识的误区会把我们的改革带入歧途。我们可以用更好的方法来解决。我们开展的惠民中国医疗行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能够很好的控制药品比例,大幅度降低医药费用,有效的调整各方关系,从制度上去消除医疗制度中的弊端。

  实际上公益与市场,政府主导与市场主导并不是对立的,而是相互依存,共同促进的。我们只要用一个目标,一个方法,三个标准,三个竞争,三个分类,五个体系的制度建设即可让医改走出困境,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以满足全体人民的医疗需求为目标,用激活而不是打压的方法,以有利于卫生事业的健康发展,有利于人们健康的根本改善,有利于医药产业的健康发展为标准,建立医保,医疗,匡药三大竞争机制,重建医疗分类制度,把营利性和非营利性重建为基本化,专业化,特色化分类制度,构建医疗政策,医疗保障,医疗服务,医疗用药,医疗人群五位一体的和谐体系。

   现在我们在医改中用改药代替改医,用人治代替法冶,用药品集中招标代替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用大规模降低普通药的药价而消灭廉价药,诱导生产假,劣药而作为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成果来掩盖医药卫生制度本身存在的问题的实质,是不负责任的,也是很危险的,会把医改一步一步推向死胡同。十年医改,特别是近三年,医疗费用越来越高,医疗乱象越来越多,医疗弊端越来越重,医疗纠纷越演越烈,权利之争更加突出,就是一个不可否定的证明。

  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被作为降低医疗费用,规范药品流通秩序的医改措施而被广泛的推广和使用,但事实证明既不能降低药价,也不能降低药费,更不能降低医疗费用,也没能解决药品流通秩序的问题。反而把整个医改束缚在了药品集中招标的思维框架内,阻碍了医改的推进。因为药价,药费,医疗费是三个完全不同的概念。降低药价就能降低药费,就能降低医疗费的推论是错误的

  国家推行基本药物制度的目的是能促进药物的合理使用,消除药物滥用,那么,我们就必须建立一套规范的标准的临床药品体系,包括药品的名称体系,规格体系,价格体系,分类体系,以实现合理的用药。让厂家愿生产,商业愿流通,医院愿使用,这个体系的建设才应该是正确的基本药物制度,而不是行政权力对市场的粗暴干预,让市场信号在资源配置中失灵。但是,让我们头疼的是现行的基本药物制度的推行方法刚好与实现其目的相对抗,实际上是在消灭基本药物及基本药物制度,让基本药物制度彻底走向失败。

  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其实并不难,难就难在我们缺乏实事求是的精神,没有去追究事物本质的真正内涵,缺乏真正的改革精神,开放精神,把改革当成了权力的调整,没有去激活改革的各要素,而是打压各要素,不是用输通的办法,而是用堵塞的方式,不是用发展来解决,而是用限制来解决,实际上这是遏泽而渔。其实,在改革中,我们只要能锁定目标,锁定标准,设定科学,客观,合理的制度,一个一个去消除医疗卫生制度的弊端,再难的问题也会迎忍而解。例如,解决药品流通制度的问题,只要用等价配送制度即可解决,等价配送制度是指从药品的生产,流通,和使用均执行同一价格的流通制度。等价配送制度能 让医疗回扣,假药劣药,流通混乱等问题得以很好的解决。

  我们相信,只要我们的方法得当,既能促进发展,又能消除医疗制度的弊端,这才是改革的真正成功。

  有不对之处,敬请批评!

                                                             二0一一年八月二十日。

   

                                   刘群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